腾讯财报前瞻:巨头能否走出逆风区?

创投圈
2019
05/14
19:09
歪道道
分享
评论

5 月 15 日,腾讯即将发布 2019 年第一季度业绩财务报告,并于北京 / 香港时间 20:00 召开电话会议。

这是我国游戏行业回暖后腾讯发布的第一份财报,但是,外界预期却不甚乐观。根据彭博的预测,腾讯 2019Q1 的收入为 886 亿,同比增长为 20.5%,GAAP 利润为 195 亿,同比下滑 16.2%。如果确如预期,这将是腾讯第二个季度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情况。

回看前段时间,被不少媒体解读为 " 腾讯史上最差财报 " 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3 月底,腾讯公布的财报显示,2018 全年净利润为 780 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 10%,其中第 4 季度实现净利润 140 亿人民币,同比下滑 32%。

不过,游戏版号申请恢复已有一段时日,再加上云服务增长,腾讯此次财报能否走出去年最差财报的阴影值得期待。

游戏回暖,但腾讯游戏可能寒冬未过

5 月 8 日,《和平精英》上线,正式宣告腾讯吃鸡游戏的全面商业化,这也直接影响了当日的公司股价。从开盘大跌 4%,到中午时上涨了 3.6%,继而又开始下跌,最后收盘时稳定在 1.05%。这一跌宕起伏的股价走势,似乎也预示着腾讯游戏业务想要重新回到黄金时期的坎坷。

当然,这款可能会给腾讯业绩带来转机的游戏,在此次财报中并无显现,甚至据花旗银行分析师预测,《和平精英》可能将于 2020 年才开始盈利。而且更关键的是,《和平精英》能否接任《王者荣耀》和《英雄联盟》成为腾讯财报的现金牛,还是个未知数,而这才是游戏业务能否真正回到高速增长期的核心。

根据瑞银数据显示,《王者荣耀》在 2016 年 12 月贡献了腾讯游戏接近 20% 的收入,到了 2018 年 9 月,这款游戏收入占比仍然在 20% 左右。但《王者荣耀》已经进入周期性下滑阶段,如果腾讯没有及时找到下一个代替品,其整体游戏业务的商业化预期依旧达不到往日辉煌。

具体来看第一季度的情况,腾讯的游戏业绩恐怕不容乐观。

一方面,游戏排期发布较往年缓慢,更加大了寻找游戏爆款的难度。今年的 Up2019 年腾讯文创大会上,公司共发布了 19 款新游戏,而去年为 26 款、2017 年为 37 款。在今年发布的 19 款新游戏中,大多为动漫 IP 衍生游戏,预计很难产生爆款游戏。

另一方面,游戏新品贡献营收尚不明显的情况下,《王者荣耀》等主力军后劲不足,这导致游戏收入连续下滑的风险或许还不能解除。2018 年一季度,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增长 26% 至人民币 287.78 亿元,二季度,增长腰斩下滑到 6% 至人民币 252.02 亿元,三季度,下降 4% 至人民币 258.13 亿元,四季度持续下降至 241.99 亿元。

而看 2019 年第一季度,收入 TOP50 移动游戏中,腾讯与网易发行的产品数量占比均出现下降,其他企业份额则出现回升。尤其是,目前用户数据表现最好的《刺激战场》,此前并没有商业变现的机会,极大压缩了腾讯游戏营收增长的空间。

不过,腾讯游戏近来的新动作也可能会带来一些变量。一是代理国行 Switch,有助于腾讯游戏进入主机市场。二是联合打造的《完美世界》手游,在国内表现良好,其未来的市场表现值得期待。但这些变量能否成长为扭转整体游戏营收的力量,还要看以后的发展。

转型产业互联网,腾讯成本和营收的失衡?

根据预测报告分析,腾讯这一季度之所以不被看好,一方面是,新游戏监管机构批准的重启,该领域利润增长复苏需要时间和营销投入,增长利好无法在这一季体现出来。而另一方面,腾讯转向金融科技和云业务,为开拓市场带来大量成本,整体导致利润增长会处于长期下行的状态。

自去年 9 月 30 日腾讯宣布调整架构后,马化腾曾多次站台,表达对产业互联网的重视,具体到现有业务上,主要就是指云业务和金融科技。

从 2018 年财报看,该收入板块在腾讯总收入占比逐年走高,从 2016 年的 170 亿增至 2018 年的 780 亿,在总营收中的份额从 11% 提高到 25%。其中,去年第三季度财报公开称,前三个季度腾讯云收入 60 亿元,季度收入同比增长超过一倍,而移动支付的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长超过 50%。

云服务和金融科技的业务增长,填补了财报上游戏业务缩减带来的数据损失,但是从利润来看,该板块对腾讯成本的贡献要远高于其对收入的贡献。2018 年,该板块的成本同比增长达到 71%,而增值业务和广告的成本同比增长只有 25% 和 39%。

而且预计这部分成本将持续增高。一方面是云业务投入的居高不下。现在国内云市场竞争激烈,腾讯云作为后来者,想要获取更大的市场优势,必然要加大成本投入。刘炽平称,云业务的本质决定了需要大量的投入,我们将其视为未来的长期投资。而另一方面是支付交易所能带来的收入会非常有限,甚至会产生笔数越大,成本越难以负担的困境。

据腾讯年报透露,微信支付的一半交易量,来自红包为主的非商业支付,所以由于红包和转账占比太高,能产生的实际收入和商业价值极为受限。

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的规划,远不止云服务和金融科技。通过机构调整,公司已经将腾讯云、互联网 +、智慧零售、教育、医疗、安全和 LBS 等行业解决方案,集中整合进了 CSIG,作为其攻略产业互联网的主力军。但是,to B 业务相对 C 端而言,打动企业消费者、培育市场的时间过程要缓慢许多。

就比如腾讯的智慧零售,从 2018 年开始,其投资领域就涉及商超、生鲜、服装、家居等多个行业,大致估计投资金额超过 200 亿美元。但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,我们并未在腾讯的财报中看到智慧零售的贡献。

总的来讲,正如彭博预测,在游戏主营业务还未重新恢复的情况下,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所需的大量成本,很可能导致利润增长处于长期下行的状态。

财报的 " 遮羞布 " 还是未来风险?

去年四个季度财报上的差距,已经直观透露出腾讯净利润和投资收益的直接关联,但投资本身的巨大风险也直接转嫁到公司财报上。

从 2017 年开始,腾讯投资收益开始蹿升,2017 年 Q2 超过 50 亿,净利占比达到 28.11%,当年 Q4,腾讯投资收益达到 79 亿,净利占比高达 38%。至 2018 年的第三季报,腾讯投资收益达 87.62 亿,净利占比 37.55%,这也是腾讯当季实现净利增长、财报 " 超预期 " 的最重要原因。

但是,到了第四季度,投资收益发挥了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。腾讯 GAAP 经营利润同比下滑 32%,主要就是因投资收益与 2017 年 Q4 之间存在 60 亿差额导致,剔除这一因素,不考虑投资收益的 Non-GAAP 经营利润为 223.9 亿,增长 2.4%。

由此可见,投资收益一旦下滑,腾讯财报的这层 " 遮羞布 " 反而更加显示出公司业绩的羸弱。

具体看最新一季度的腾讯投资情况,腾讯系公司在这一时间段上市的不多,除斗鱼外,几乎没有互联网明星创业公司,这是否预示着该季度投资收益情况不容乐观?而更长远来看,其中的战略投资又能否在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的关键时期,发挥正面作用呢?

在自己并不擅长的行业上,腾讯习惯以战略投资的方式,将赛道交给合作伙伴去打理,进入产业互联网,腾讯也是如此。但是,现在腾讯也不得不提防以往投资布局已经暴露的合作问题,比如如何平衡同一赛道多个被投公司的利益和竞争,以及腾讯话语权较小,导致的利益不同、合作难以展开的问题。

对滴滴和摩拜的投资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2017 年共享单车风口正盛时,腾讯与美团、滴滴之间的关系,因投资摩拜、ofo 而发生转变。一开始,腾讯投资摩拜,而滴滴投资 ofo,和阿里站在了一起,而后腾讯也阻止滴滴对摩拜的投资,并直接促成和自己更近的美团全资收购摩拜。

美团、滴滴内斗,腾讯的偏向,致使其与滴滴的关系敌友难辨,如今很多消息又显示腾讯在实施一些出行上的规划,这侧面说明腾讯依赖合作伙伴占据赛道的策略,并不见得多么成功。

未来在 B 端,由于腾讯的投资策略,导致腾讯系资源分散,互相之间设置了屏障,腾讯要打通这些资源难度极高。而且通过投资所获得企业资源,并不一定能为腾讯所用。比如腾讯一直想开展面向商家的金融服务,京东、美团、唯品会等腾讯系公司虽然都掌握大量的商家资源,但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金融服务,腾讯自然无法再从中打通 B 端。

或许正如《腾讯没有梦想》指出的那样,腾讯该尽力避免成为一个投资性公司,不仅仅是为了改变财报上的困窘。

2018 年游戏行业的骤然降温,最大程度地放大了腾讯的问题,但实际上腾讯的麻烦不单单是外部环境受阻,所以,这一游戏巨头才迅速实行架构调整、果断转型。不过巨头转身的过程总是缓慢,在这一过程中,腾讯必然要承受业绩财报和资本市场的压力。

来源:钛媒体 歪道道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大发分分快3规律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

1
3